電影《堅不可摧》是根據暢銷書改編二戰題材電影,由著名演員安吉麗娜·朱莉執導,著名電影攝影師羅杰·迪金斯擔任攝影指導。這篇文章發表在12月份《美國電影攝影師》雜志,這部影片也獲得了2015奧斯卡的最佳攝影提名。不知道羅杰·迪金斯能否捧回小金人。


本文經《美國電影攝影師雜志》授權,如需轉載請務必標注來源影視工業網!
翻譯:rita      校對:貓滾滾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電影《堅不可摧》改編自美國作家勞拉·希倫布蘭德的暢銷書,敘述了路易斯·贊貝里尼的真實故事——他是一名空軍、一名二戰幸存者,也是一名呼吁理解和寬恕的先鋒。贊貝里尼小時候是一個屢教不改的調皮蛋,長大后他將精力投入到長跑,代表美國參加過1936年奧運會。在二戰期間,他加入美國空軍成為一名投彈手。1943年,他駕駛的B-24戰機墜入太平洋,他在救生筏上漂浮了47天,與鯊魚奮戰,靠喝雨水、吃生魚片和生鳥肉生存下來。不幸的是,在被日本海軍俘獲后,兩年非人的戰俘生活讓他心中充滿了仇恨。經過幾年動蕩不安的戰后光陰,他學會了原諒加害過他的人,成為一名呼吁同情,鼓舞人心的演講者,直到去年夏天于97歲去世。

原著的副標題揭示了贊貝里尼戲劇性旅程的精髓:一個關于生存、抗爭和救贖的二戰故事。這個悲慘卻振奮人心的真實故事被安吉麗娜·朱莉搬上了熒幕,這是她執導的第二部影片。而她身旁的羅杰·狄金斯(ASC,BSC)無疑讓人信心大增。這位著名攝影師曾獲11次奧斯卡獎提名,12次ASC獎提名,并且憑借《007:大破天幕殺機》(2012.12)、《缺席的人》(2001.10)以及《肖申克的救贖》三獲ASC獎。在2010年他獲得了奧斯卡終身成就獎。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本片有很多動作戲,但本質是一部人物故事片?!痹詰魃男菹⒓湎?,狄金斯如是說。贊貝里尼由兩位演員扮演:C.J. Valleroy飾童年,Jack O’Connell(杰克·奧康奈爾)飾成年。狄金斯說,“影片是從路易斯的角度拍攝的,我們希望觀眾體驗他所經歷的一切,而不只是從遠處遙望?!?/span>

據攝影師所言,朱莉的主要視覺參照之一是西德尼·呂美特(Sidney Lumet)的《山丘》(The Hill),攝影師是已故的奧斯華·莫里斯(Oswald Morris,BSC)?!八不洞蟮ǖ墓雇?,呂美特處理動作的方式,以及那種簡單而經典的拍攝方式。她不想手持拍攝《堅不可摧》,她想要更加經典的呈現方式?!?/span>

這種拍攝方式正好與迪金斯過去40年形成的個人偏好完美結合了?!拔業吶納惴絞椒淺V苯亓說薄還睪豕雇?、取景和燈光。我不熱衷于拍攝大量特寫鏡頭,也不喜歡處理圖像。對我來說,經過深思熟慮的畫面應該是攝像機隨著動作,眼神或思想而動?!?/span>

本片全部在澳大利亞進行拍攝,其中三分之二的鏡頭是實地拍攝,拍攝順序則依據演員的身體狀況安排。贊貝里尼與兩位幸存同伴,菲爾(多姆納爾·格里森飾)和馬克(芬·維特洛克飾)在海上漂浮時每人都瘦了約70磅,因此演員在開拍前減掉了很多體重。第一批場景就是海上漂浮,然后是三個戰俘營。2013年圣誕,隨著演員們逐漸增重,劇組在澳大利亞的塔姆沃思鎮(替代加州托蘭斯)拍攝了少年路易斯的場景。假期過后則拍攝了柏林奧運會、B-24轟炸機以及早期救生筏漂流的鏡頭。

談到少年路易斯的鏡頭,美術指導Jon Hutman指出,“某些20世紀初加州的參考圖片具有一種邊緣感:遼闊的平原、稀疏的植被、簡單的磚砌火車站?!痹薇蠢錟峒業哪誥壩上つ岬母?慫怪破Т罱?,不過外景則決定于威里斯克里克(Werris Creek)拍攝,主要是為了拍攝火車站和周圍的環境。從內景到外景駕車需要5個小時。一到那兒,他們就發現這個地方十分符合需求?!罷飫鎘幸慌排諾鈉椒?,和路易斯長大的地方——托蘭斯附近的房子很相似,”Hutman說。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狄金斯補充道,“關于少年路易斯和哥哥皮特(約翰·德里奧飾演)[John D’Leo]訓練的場景,我們湊巧找到了一條很好的街道,綠樹郁郁蔥蔥,陽光低低照耀。這里太棒了,我只說了一句,‘我們能下午就在這開拍嗎?’”
為了拍攝贊貝里尼參加柏林奧運會徑賽的場景,攝制組找來一處大小與柏林體育場基本一致的場地。Hutman讓施工隊在周邊建起了8英尺高的圍墻,代表熒幕上的柏林體育??;超過8英尺的部分則由視覺特效總監Bill George和他的工業光魔團隊來完成。

“我們沒用長鏡頭從遠處拍攝或平移拍攝路易斯的奔跑?!鋇醫鶿顧?,“我們希望攝影機從他的角度出發,讓觀眾體驗他的感受?!蔽巳蒙閿盎嬡酪貧?,場務領班Toby Copping把Aero Jib Arm搖臂和旋轉固定的天蝎云臺安裝在改造過的北極星電動汽車上。

“拍攝那四天,我們趕上了柔和的自然光與絢爛的云彩,”狄金斯驚嘆道,“在那時的悉尼,能夠持續四天不變的光線是前所未聞的。最神奇的是,1936年柏林奧運會時也出現過相似的柔光。我們完美地模擬了當時的天氣?!?/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拍攝過程中用了三款阿萊Alexa攝像機:XT Plus,XT Studio和XT M,拍攝數據都以Condex Capture Drive硬盤記錄,所有場景感光度都設為800 ASA(除了盟軍對東京空襲的夜戲設置為1280 ASA)。狄金斯操作A機,安德魯·約翰遜操作B機和斯坦尼康,Simon Christidis(ACS)操作水下攝像機。攝影器材還包括16-100mm的Arri/Zeiss Master Primes系列鏡頭。大多數攝影設備來自于倫敦的Arri Media公司,其余的由悉尼影像器材出租公司GearHead提供。

自2011年開始數字拍攝以來,狄金斯就鐘情于Alexa攝像機。他解釋說,“我喜歡它的色調范圍、曝光值以及美感,再說它也很實用?!都岵豢紗蕁釩聳泳跆匭?,拍《天幕殺機》讓我知道沒有藍色大幕時攝像機能夠做什么,這給我以很大的自由。此外,安吉麗娜在現場就能看到畫面,在一天拍攝結束時,她會知道她是否實現了目標?!?/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劇組在悉尼拍攝時,B-24轟炸機場景在昆士蘭的威秀影業攝影棚搭好了?!罷彰靼滄笆raig Clark用iphone把圖片發送過來,”狄金斯說,“效果看著都非常好,但一想到有大量的燈光布置工作,你又無法親自到場,還是挺讓人緊張啦?!彼ψ挪鉤淞艘瘓?,“我想我們把澳大利亞的每一盞敞口燈都用上了?!?/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攝影棚里的飛機由三個單獨的實物模型組成:70英尺長的機身安裝在一個大萬向架的頂部,駕駛艙安裝在小萬向架上,而投彈裝置則在小萬向架上沒有駕駛艙時安裝于其上?!暗逼渲幸桓鐾螄蚣茉諗納閌?,我們可以裝配另一個萬向架,”Copping說,“機身不帶任何機翼。視覺特效總監Brian Cox做了一個外部骨架以支撐飛機,而大的萬向架得把整個結構環繞起來?!?/span>

機身距離地面13英尺,因此攝像機能通過打開的炸彈艙門向下拍攝?!安彰糯蚩?,你可以看到炸彈一字排開并墜落,”狄金斯說,“這是現場完成的,這個鏡頭規模很大,很引人注目。炸彈投擲出去之后,炸彈艙門卡住,我們看到路易斯穿過艙門,在他身下是藍色的海洋。當然,飛機里的光源得看著像來自下面。影棚地面與拍攝場景之間的高度差非常關鍵?!?/span>

燈光師Shaun Conway解釋道,這個效果之所以實現,部分是因為8*8的反光板可以很簡單地組合成一個機身之下的大反射光源。

此外,整個裝備都被一塊白色的背景幕布包圍,它由兩塊巨大的Light Grid柔光布拼接而成,放在距離機身邊緣20英尺的地方。除此外,在柔光布后還有10-12英尺的空間,用來把照明設備安裝在支架上,懸掛在影棚的屋頂?!拔頤鞘褂靡幌盜猩鶻峁獠祭狡鷸丶萇希ǖ斃枰保?,”Conway說?!捌淥釉蚋階龐詰孛嬪系母止埽ɑ褂辛擁接芭鋃ゲ康耐瘢??!鄙闃譜橛描旒蘢雋艘恍┰步?,無論從哪個方向Grid布離機身都是等距的,這樣才能保持光線的一致。Conway補充道,“在準備階段,羅杰和我對不同的漫射材料做了測試,以確保布料后面的光源像是不存在,且沒有熱點?!?/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攝制組在柔光布上懸掛了140個6K的Space Light霧燈,可是狄金斯需要在機身的前方,后方和側方更好地控制光線。因此,他運用了數盞2K敞口黃頭燈和650瓦的紅頭燈,在機身旋轉時交替使用。這種設置“創造了這個漂亮而巨大的柔光箱,”狄金斯說。被柔光布包圍的區域內,唯一的設備是兩臺用DMX控制的Arri T12菲涅耳燈,通過起重臂??夭僮?。劇組通過移動設備來模擬日光角度變換,因為日光會射入駕駛艙或者機身中部敞開的門內。

一架Alexa XT M用于拍攝機身內部;它安裝在機身內的小型天蝎云臺上或是駕駛桿下面,用來拍攝駕駛艙內場景。這臺機子沒有配置光纖電纜和記錄器?!胺苫誆煌P?,你確實沒必要在里面操作,”狄金斯笑著說。在通過控制臺和高清監視器??夭僮魘?,他甚至加了更多的動作。長期跟隨狄金斯的第一攝影助理Andy Harris在他身旁,盯著同一臺監視器調焦。

Copping補充說,“飛機內部天蝎云臺相關的所有設備都安裝在Grip Factory MunichBazooka工具組上。Griptech的攝像裝備用于拍攝投彈手站位的鏡頭,還有一架Matthews Lazy Susan也讓我們省事不少?!?/span>

除了Power Pod(狄金斯從美國帶來的)和Aero Jib(由長久跟隨狄金斯的軌道操作員Bruce Hamme提供),大多數搖臂以及天蝎??卦鋪ǘ際切履賢恐蕕腡oby Copping Grip Services公司提供的?!拔頤墻貧斕臘滄霸謖ǖ斬ゲ?,從投彈手的位置追蹤路易斯,”Copping解釋說?!拔一褂肞owerslider系統拍攝從炸彈艙到兩個機尾炮手所在的位置。它是一個機動的追蹤系統,無論在任何角度都能工作;當傳統設備無法使用時,我們好幾次都用到它?!?/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XT M攝像機只有一次沒有用于機身拍攝,就是懸掛在吊臂上拍攝從B-24轟炸機外看駕駛艙或尾部炮手的一些鏡頭?!拔頤羌恿艘恍┢頻畝?,仿佛是從另一架飛機觀察我們的飛機,”狄金斯說?!叭緩驜ill Georg提取元素,并將其與飛機CG模型進行合成?!?/span>

大部分救生筏系列日景是在威秀影業150x150英尺的戶外水箱里拍攝的,水箱三面都被藍幕包圍;如果需要第四面的話,就會使用20x20英尺的藍幕。小一點的室內水箱用來拍攝夜景以及下雨時風云突變的日景。

在水箱的周圍建起了12英尺的木甲板,“水面在甲板下兩英尺,和水箱外的自然環境處于同樣的高度,”狄金斯說?!拔頤怯昧郊萇閬窕牧撕芏嗷饉淶木低?。我把A機放在GF-6搖臂或Aero Jib搖臂上,Andrew則從23英尺長的可伸縮式天蝎吊臂上尋找側面或其他角度。大多數時候他都會捕捉特別的動作,比如路易斯或是其他兩人中的任意一個跳入水中,或從水里跳出來。我們還會追尋水箱中日光的角度,努力在每個場景里實現光線一致。早上我們從水箱的一邊進行拍攝,中午在周邊稍稍移動位置,下午轉移到另一邊?!?/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在拍攝救生筏系列場景時,攝制組還探索了其他拍攝方法?!拔頤鞘醞莢讜堆笈納恪右桓齟蟮?,固定在海床的浮動平臺上進行拍攝,但這個方法并沒有完全成功,”狄金斯說?!懊刻煒斕街形綞薊崞鶇蠓?,以至于我們無法整天拍攝。這些場景有部分出現在成片中,不過比較可行的拍攝方法是通過周圍甲板上的起重臂拍攝水箱中的救生筏?!?/span>

Christidis用自己的兩個定制照相機防護罩進行水下拍攝:Alexa Deep Water,可兼容任意Alexa型號攝像機;以及一個為Alexa M攝像機而造的輕型防護罩;后者的鏡頭口可以與Christidis的Wetport系統共同使用,它能使攝像機鏡頭置于水位線上,取景器放在水面上,而鏡頭上沒有可見的水流或是水滴。他解釋說:“防護罩很小,轟炸機墜毀時,它被用作放在轟炸機里的手持裝置。當路易斯被槍火圍困,整架轟炸機開始下沉,攝像機從水上拍攝轉入水下;由于裝備很小,它的浮力很好控制。Alexa M攝像機同樣安裝在一個水下的??卦鋪ㄉ?,以便拍攝轟炸機墜毀之后,路易斯從殘骸中露面和在水中游泳的場景。攝像機就在他頭上,因此鏡頭上有很多濺起的水花,但是Wetport依然工作自如?!?/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在海上漂流了47天后,路易斯和菲爾被一艘日本船撈起,并被武器直挺挺地指著?!拔頤譴罱舜笮筒季澳D獯逋夤?,用吊臂把它吊在救生筏上方,”Conway說,“通過拉近與救生筏的距離,我們營造了船體朝他們行駛的畫面?!?/span>

贊貝里尼在三個不同的日本戰俘營里艱難度日。第一個戰俘營——夸賈林環礁戰俘營位于叢林,他被關押在極小的房間里。這兒的外景是在昆士蘭的偏遠熱帶雨林里拍攝,一些單人間的內景也在此拍攝,但大多數是在威信影業的影棚里拍攝的。

“單人間理應是全黑的,”狄金斯說,“不過我讓Jon Hutman做了一扇閉合不緊的門,門的頂部和底部有些縫隙,能夠讓兩束光線射進來。如此一來,演員往外看時我就能拍到照進他眼里的光線?!?/span>

Conway補充說,“為了從小縫隙中獲取很硬的一絲光線,我們通過Source Four燈把光線反射到凹面鏡中,縮小通過縫隙照在路易斯身上的光線的直徑,以此創造了一個強光源?!?/span>

后來,路易斯從夸賈林環礁被遣送到了大森戰俘營——日本人在東京灣建的人工島。大森戰俘營的場景是在Fort Lytton拍攝的,這是布里斯班附近一個19世紀的要塞和炮位所在地。大森戰俘營是電影的核心沖突所在地,在這里贊貝里尼和戰俘營的兇殘指揮官——大鳥(搖滾歌星石原貴雅飾)展開了意志之戰。大鳥覺察到路易斯頑強的意志力,并特別對他施加非人虐待。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對于白天的內景,我們用6K的HMI燈做囚犯房間的照明,從房頂射入反光罩,反射光再通過窗戶照進房間,”狄金斯說?!胺垂庹種皇橋菽芰習?,但風力很強,所以桁架必須很結實?!盋onway在房間的窗戶上使用250漫射布來壓過或軟化照射進來的光線,偶爾會用到1/4的CTO來加強暖色調。

由于日本人認為自己不會遭受盟軍轟炸,覺得沒必要在夜間進行燈火管制,所以狄金斯將一些設備用于戰俘營的夜場外景?!奧藿芟不隊?K的燈絲燈泡在戰俘營周圍制造陰影,”Conway說。悉尼租賃公司Conway Film Lighting公司提供了各式各樣的燈泡,狄金斯也貢獻了自己的收藏,這是他拍攝《老婦殺手》時獲得的。(Fox Lighting澳大利亞公司為拍攝提供了額外的燈具)

同盟軍轟炸東京時,日本人陷入了大恐慌之中。戰俘營的人能夠看見火光和海灣受損;少數打偏的炸彈落在島上,戰俘們受令撲滅房頂上的大火,“我們在距離現場250米處用了4個24K Dino燈和35個12K Maxi燈,為邊緣的燈蒙上1/2橙色燈光膜,在中間的則用1/4橙色燈光膜。我們還用了煙霧,它和燈光的結合完美地勾勒了天空的剪影,”Conway說。

就這個場景而言,狄金斯說他用到了電影《鍋蓋頭》中的方法,“拍攝時我把燈光排成一排,燈光和煙霧相互作用,產生了非常真實的氛圍。然后視效人員把燈蓋住并加上火焰。東京大空襲從遠處都能看見,這個鏡頭已經用CG技術做出來了,因此撤走光源沒什么大影響?!?/span>

狄金斯最喜歡的鏡頭之一是爆炸數天后,大鳥凝望落日時,煙霧依舊在海灣中升起?!八駒諮秈ㄉ?,身前是一面日本國旗,隔在他和東京灣之間?!鄙閿笆匾淥??!拔頤峭腹熳優納慵唇湎碌奶?,于是日本國旗就體現了如此美麗的落日?!?/span>

隨著戰場局勢的變化,囚犯們被轉移到第三個戰俘營——直江津戰俘營,它坐落在日本西海岸一個廢棄的鹽工廠里,位于俯瞰海港的懸崖邊上。囚犯們在這里把鹽從火車和貨船上卸下來。這個部分是在悉尼港的鸚鵡島拍攝的?!芭納愕厥嵌絞苯ㄉ璧睦顯齏?,有兩個干船塢和巨大的懸崖。懸崖之上是倉庫,非常適合拍攝,”狄金斯說。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Hutman說,“安吉麗娜對直江津戰俘營有著十分清楚的概念:黑與白。囚犯們到達時正值冬季,雪下得很大。他們身上到處是煤灰,看起來像是黑色的螞蟻在白色的雪地中前行?!?/span>

狄金斯點出,電影的外觀和調色大多是以現場為基礎?!翱浼至只方剛椒歉齟粵?,有著蔥翠的綠色,夾雜著傾盆大雨。大森戰俘營是木制的,有一個積滿灰塵的操場,有著較為溫暖,棕色的調子。直江津戰俘營是一個黑白世界。關于救生筏場景,安吉麗娜不希望海洋看起來太漂亮,所以我們沒有采用壯觀的藍色,我把它調成偏綠的色調?!?/span>

數字影像技術員Gollish為本片使用了與《天幕殺機》相同的基本LUT比對表——這原本是Efilm為《天幕殺機》特制的?!癑osh確實沒必要做太多現場調色,因為我已經在機內實現了要求,”狄金斯說?!芭級?,我們會為某個場景調整顏色和對比度,這些素材會隨著樣片從現場傳送給悉尼Efilm的樣片配光師?!?/span>

狄金斯與數字調色師主管Mitch Paulson在洛杉磯的EFilm一起處理最終數字調色,“因為特效鏡頭數量很多,又要保持某些場景里天空和水的一致性,所以得做不少數字中間工作,”狄金斯談到,“我們拍攝了很多光線變化相當大的外景——尤其是救生筏場景,在數字中間片階段要做大量調整?!?/span>
ASC雜志譯文:終極幸存者- - 看DP羅杰·迪金斯護航安吉麗娜·朱莉《堅不可摧》
《堅不可摧》拍攝時正值澳大利亞炎熱潮濕的夏季,“這部片子的難度確實很大,”狄金斯說,“外景地很多,我們對每個場景都有特定的愿景,拍攝時間也相當有限。我們在澳大利亞的攝制團隊十分出色:Shaun,Toby,A.J. [Andrew Johnson],Brian Cox都棒極了——還有我的老搭檔Andy,Bruce和Josh?!鋇醫鶿夠固乇鷦奚土說諞桓鋇佳軯oseph P. Reidy和執行制片Clayton Townsend的組織工作。

技術規格
畫幅比例:2.40:1
拍攝格式:數字拍攝
攝影機:Arri Alexa XT Plus, XT Studio, XT M
鏡頭:Arri/Zeiss Master Primes

北京市 朝陽區 北花園 金家村中街6號 吉里國際藝術區 W2-J1棟


銷售熱線+400-119-0316